张潇晗并不相信鲁清的到来会带给她什么坏消息。

   现在就拿她炉鼎的身份说话早了点,至少夏晨曦该会从她这里得到足够的好处,才会把她打包卖掉的,因此她很正常的疑惑,心跳都没有因此快了或慢了半拍。

   “是这样,”鲁清接过话来,态度温和:“听闻张道友在制作符箓上具有绝无仅有的天分,而这次我们清虚门在玲珑仙塔内得到了一枚玉简,内中是一种失传了的符箓的制作方法。”

   提起制符,张潇晗眼神不由一亮,玲珑仙塔内出现的失传的制符方法?金霆海的兴趣也被勾起来。

   “应该是灵符的一种,但是与我们人界现今的灵符有很大差异,我和席宗主都专研过了,也请我们清虚门的制符长老瞧过,得出的结论是并非短时间可以修习成功。”

   鲁清的神色郑重起来:“若是没有那八字箴言出现,我清虚门自然会有足够的时间专研这种符箓的制作方式,但是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说着视线在夏晨曦、金霆海面上略过,最后落在张潇晗的脸上:“这样的符箓不易在灵武大陆上广为流传,但是更不应该让它湮灭,因此我才来到无极宗。”

   张潇晗恍然大悟,心里更为好奇了,是什么灵符连清虚门的修士都制作不了?

   可心底忽然又生出些警惕来,她并没有制作过灵符,而无极宗内,除了木槿,应该没有人知道她已经有了灵符的制作方法。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尝试而已。

   那么,清虚门找到一个从来没有制作过灵符的人来尝试他们都无法完成的符箓,这个理由是不是有些牵强了?

   这些想法在张潇晗的脑海里转了一个圈,却全没有表示出来,张潇晗的脸上还是疑惑。她看看鲁清,又看看夏晨曦,最后望向金霆海,金霆海也是满脸疑惑,他正向张潇晗望过来,见到张潇晗也是不解的样子。便迟疑了一下道:“张道友,我竟然还不知道你已经掌握了灵符的制作。”

   张潇晗的惊讶真不是伪装的了:“灵符?怎么可能?我只在宗门的任务傍上见过灵符的名字。”

   腿模伊贞羽2015教室性感写真

   张潇晗现在深知修士誓言的力量,说话便全然避开可能的谎言,她知道怎么制作灵符,但没有实施过。自然不是掌握了,那么这样说来便可以避免承认什么事情了。

   金霆海便更加迷惑了,张潇晗在制作符宝上的确是天才,是无人可比的,可是清虚门又怎么断定张潇晗会制作灵符呢?

   难道还是冲着她炉鼎的体质,或者只是一个试探?可是夏宗主怎么会答应?

   夏晨曦这才说道:“张师妹制符大师的名声,已经不仅仅在我们无极宗传播开了,整个灵武大陆现在大概都知道我们无极宗出了一个顶尖的制符师。”

   说着微笑起来。面上略有些自得的表情:“这次魔幻禁地之行,张师妹制作的雷符大大减少了我们无极宗修士的伤亡,也让我们无极宗修士完成任务的速度提高了不少。张师妹这般制作符箓的手段,怎么该仅仅用在制作符宝上呢,原本还想等到离开魔幻禁地之后,才将制作灵符的方法传授与张师妹,不过眼下计划要变一变了。”

   张潇晗有些发呆地瞧着夏晨曦,夏晨曦的视线却落在金霆海的脸上:“金殿主。清虚门这一次没有将这种灵符的制作封闭,而是与我们无极宗分享。我们无极宗只有你和张师妹会有几分把握,因此我就代你和张师妹答应了清虚门。”

   金霆海愣了一下。面色就狂喜起来,作为无极宗制符殿的殿主,他对符箓的制作自然也是有几分狂热,能够接触到失传已久的制作灵符的方法,那是多么幸运。

   “夏宗主,鲁长老,我自然要竭尽全力。”金霆海话语简单,但语气坚决。

   鲁清和夏晨曦的视线落在张潇晗身上,张潇晗苦笑了一下:“我可没有把握。”

   她实际上想推掉这个差事,虽说多掌握一种灵符的制作方式,对她本人也有好处,可是她现在自己的事情都一大堆啊,哪里有时间呢?

   她要炼器,炼制宝器,她还欠范筱梵一柄宝器呢,这之前还要炼化火灵,还要练习宝器的炼制,她还有傀儡没有研究呢,还有制作傀儡的铁木也要收集。

   还有冰刃、火刃还需要进一步祭炼,还有玲珑仙塔的秘密没有专研,还有佛像的秘密没有研究,还有……她都还没有对回到无极宗做个规划。

   再说了,单凭她符宝制作的成功率,就认为她能够参详头失传的技艺,那是不可能的,更别说她觉得今天额事情好像还有什么隐没。

   “夏宗主,鲁长老,我从来没有制作过灵符,若没有制作一般灵符的经验,参详你那个灵符合适吗?”张潇晗不能直接拒绝,只能委婉地表明看法。

   夏晨曦却拦住话题道:“张师妹进阶到化神期,就是我们无极宗的长老了,自来制符殿的长老都会了解灵符的制作方法,张师妹可以先了解一下普通灵符,然后再参详鲁清长老的玉简。”

   说着望望鲁清:“若非百年之内的浩劫,这般珍贵的制作灵符的方式,哪一派得到都会是门派的重宝,怎么会轻易外传。”

   鲁清长叹一声,眼神里带着些无奈:“夏宗主说得不错,若非百年内会出现的浩劫,我们清虚门哪里舍得这般去做,只是时间不等人啊,更何况飞升通道还没有现世。”

   房间便沉默了一会,鲁清站起来,手上多了一枚玉简:“这是复制品,原本的玉简我们清虚门就留下了。”

   大家都跟着站起来,夏晨曦接过玉简,鲁清便匆匆告辞。

   送到门口,见到鲁清离开,夏晨曦重新布下禁制,望着金霆海和张潇晗道:“此番这个灵符的制作方式,便只有你我三人得知,回到无极宗,张师妹无极宗长老的身份就可以确定了,眼下先告知张师妹灵符的制作也不算违背宗门规定。”

   金霆海自然满口答应,张潇晗隐隐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妥在内,可是这般想着也真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的,就这么三言两语的,金霆海拿出一枚玉简递给张潇晗,接着又从储物戒指中拿出几个玉瓶来装在一个储物袋里递给张潇晗。

   “张长老,这几个玉瓶内收集的是元神,有魔族的也有妖兽的,瓶上都有说明,制作灵符的方法就在玉简上,储物袋里还有适合的妖兽兽皮…”

   张潇晗伸手接过来,怎么看,这件事上她都没有半点损失,可是总会觉得怪怪的,好像她忽略了什么。

   夏晨曦笑道:“张长老,你也不用有什么负担,毕竟这个灵符,连清虚门的鲁清长老都参详不透,我们能参详了,是整个灵武大陆的福分,实在参详不了,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金霆海也道:“张长老接受了这般重的任务,她所担负的积分我想应该摊薄了。”

   夏晨曦自然同意,张潇晗的耳朵里却对这些事情听不见了,她忽然想到了她忽略了什么。

   她没有机会脱离无极宗了,虽然她并没有离开无极宗的打算,但是就这般成为了无极宗的长老,从此要对无极宗担负一定的责任,却没有人征得她的同意,这般强制性地决定了,多少让她的心里有些不安。

   长老究竟要对宗门负有怎样的责任,并没有人向她说明,万一有那么一条要为宗门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说法,那她岂不是被套住了?

   她可是知道修士誓言的力量的,一旦答应下来就必须完成,不然轻则有心魔驻扎在心底,重则就会受到誓言反噬。

   因此,在觉得夏晨曦和金霆海忽然都停止说话望着她的时候,张潇晗抬起头来:“夏宗主和金殿主的好意,张潇晗深感愧疚,不敢完全领下。”

   她手里还捧着储物袋,迎着夏宗主和金霆海诧异的眼神,接着说道:“我虽然是化神期修士了,但是刚刚加入无极宗,对无极宗并不了解,更不用说了解无极宗长老该尽的责任了,所以,不敢贸然就答应下来。”

   夏晨曦和金霆海诧异地看着张潇晗好一会,又互相对视一眼,见到张潇晗面色严肃地托着储物袋,丝毫没有收起来的意思,金霆海试探地问道:“张长老,你是说你不愿意做无极宗的长老?”

   张潇晗盯着金霆海道:“我只是不了解长老该尽的责任与义务,总要知道自己可否胜任。”

   金霆海和夏晨曦露出恍然大悟和放松的表情,金霆海道:“这张长老便可放心了,我等这样在宗内担负长老名位的修士,实际上是没有什么必须要做的事情的,平时更没有俗物缠身,只不过每一个宗门都是以长老数量的多少来判定宗门的实力而已。”

   “作为一宗的长老,完全可以专心自己的修炼,每年宗门都会供奉我们大量灵石作为修炼之用,我们只需要完成一些下面弟子完成不了的任务,就比如说这灵符的制作。”污污青蛙视频下载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