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在验证叶妩心中的猜想,当中年男人随便看了几眼叶妈厚厚一摞子的病例,大放厥词的说什么肯定能够治愈时,说完这话,还眼神偷偷瞟了一眼君明翊时,叶妩对他的厌恶便彻底上升到了极点。

听说叶妈的病可以治愈,叶妍立刻面露惊喜之色,感动万分的看向君明翊,“明翊哥哥,多亏了你呢,不是你的话,我妈的病可就要被某些庸医给耽误了,哼!亏他还那么一大把年纪,明明是自己医术不过关……现在被戳穿了吧?切!”

对于叶妍的话,张老只是手捋长须,冷笑了一下,摇头转身就走。

叶妍似乎还不肯放过,咄咄逼人的大叫道,“……看到了吧?被当场戳穿了,就想当场逃跑?”

“叶妍,我再多听你说一句,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长姐如母。”叶妩冷森森的亮了亮整齐洁白的牙齿,冷飕飕的看了一眼叶妍,揉了揉手腕,“所以,劝你一句,还是老实的闭嘴为好。”

叶妍缩了缩脖子,刚想老实的闭嘴,目光流连到叶妈身上时,这才想起来,在叶妈面前,她可是有靠山的,立马凑到病床边,满脸委屈的唤了一声,“妈,你看我姐……现在都快成母老虎了……”

这话说出口,叶妩倒是没反应,叶父叶世峰倒是气得肝颤,之前叶妩在抢救室门口揍了小女儿那一出,他还觉得叶妩下手有点太重了,这要是把小女儿打出个好歹来,如何是好?

可今天一看,叶妩还是打得太轻了,叶妍这个死丫头,分明是记吃不记打!居然在这个时候,明明看见叶妈躺在病床上只剩出气了,她这个做女儿不仅不体谅,还敢告黑状?!

不等着叶妈说话,叶父已经沉下脸色,“够了!阿妍,你要么闭嘴坐在旁边,要么滚出去,别在这里烦你妈,她的身体可禁不起你这么折腾!”

叶妈躺在病床上,看向小女儿时,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宠溺与疼爱,“算了,世峰……阿妩,草app妈妈已经这样了,难道你就不能看在妈妈的面子上,跟你妹妹握手言和吗?”

握手言和?

叶妩又好气又好笑,“妈,你打算让我跟叶妍怎么握手言和呢?”

大眼呆萌美眉学生制服不失清纯唯美生活照

叶妈张了张嘴,目光轻轻的瞟过一眼旁边的君明翊,又看了一眼旁人,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出口。

叶妩冷冷的瞟了一眼叶妍,指着被君明翊请过来的那个中年男人,厉声道,“我叶妩今天放下话来,我是绝对不同意这种所谓的医生给我妈治病的,如果今天谁同意这种庸医给我妈治病,以后出了什么事,别怪我今天没拦着你们!”

叶父沉吟一下,又看了看躺在病床上的叶妈,他之前已经把病情的一部分告诉给叶妈了,当然,隐去了中毒的那一段,只说这么下去命不久矣。

这一次,他决定尊重妻子的意见,虽说……他也觉着这个中年医生不怎么靠谱。

叶妈反倒是坦然一笑,信任的看了一眼叶妍和君明翊,又看了一眼中年医生,轻笑道,“阿妍是我的亲生女儿,明翊又是我的女婿,他们俩请过来的医生,当然值得我的信任……而且,不是说我时间不多了吗?再坏也不过如此了,兴许阿妍请过来的医生,能治好我呢?”

病人都这么说了,其他人自然不好说些什么,叶妩冷笑了一下,再不多说什么,只是甩手出了病房,去追张老。

司凛也冲着众人微微颔首,紧跟着追了出去。

君明翊犹豫片刻,看了一眼叶妈,有心追出去,可是看看他请过来的那位中年医生,向前倾的身体又被他硬生生的停下了。

他还得留在这里再看看。

张老并没有走远,下楼在一楼大厅的休息处,叶妩正好追上了正准备离开的张老爷子,赶紧拦下对方,还顺势深深地给对方行了一礼,“真是对不起,张老!您专程从天京城赶来给我妈妈治病,却还遭受到这种羞辱……”

老爷子挥了挥手,“没什么,我过来,也只是看在老朋友的面子上,我今天过来就是想给你妈妈再把把脉,确保一下接下来这几天她的身体情况,不过,现在看来,应该是不用了。”

叶妩面露尴尬之色,叶家这事其实做得挺不厚道的,人家老爷子这么大年纪专程从天京城赶来给你治病,你却又请了一位医生,所谓一事不烦二主,治病也同样如此,同行的病症,你请了两位医生过来分别诊治,这已经犯了行业内部的忌讳。

老爷子冷哼一声,摇头叹息道,“你这小姑娘为人倒是不错,就是可惜了……”

叶妩苦笑,她知道老爷子那一句“可惜”后面没说出口的话语。

“对了,小姑娘,刚才来的那个混蛋叫什么名字?是什么来头?”老爷子捋须问道。

叶妩心中有愧,只能赶紧道,“听说那人叫孙天德,是国家二级医师,是个挺有名的医生?”

张老冷笑,“孙天德……”

念叨了一句,张老又对着身后的青年吩咐道,“小徐,给你二师兄打个电话。”

青年应声,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号码,通了之后,这才恭敬地递给张老,“师父,您请。”

张老接过电话,用带着点天京城口音道,“老二啊,你去查查,有个叫孙天德的国二医师,查好了给我回个电话。”

挂断了电话,叶妩正准备恭送张老爷子出去,叶父却风风火火的下了楼,急声喊道,“阿妩!”

叶妩回首,“爸,你怎么了?这么着急?你有什么事,等我把张老送走的……”

“不、不行……来不及啊!”叶父气喘吁吁的扶着膝盖,磕磕绊绊的道,“孙医生说你妈妈的病有救,但是想要他出手,有个条件需要我们立刻做到,说我们不答应的话,就不治病。”

不等着叶妩开口,正准备离开的张老脸色骤变,停下了离去的脚步,扭过身子,脸色极为不好看的道,“你说什么?不答应条件,就不给治病?!哼,好大的口气!他是来治病的,还是来勒索病人家属的?这种货色,简直丢光我们中医师的脸!”

张老脾气火爆,又向来在业界内德高望重,最见不得这种医生了,先不说他的医术如何,单就是这种做法,就足以让张老气得火冒三丈了:先夸下海口,说什么绝症都能治愈,再利用病人家属这种救命稻草般的微薄希望,向人家提出各种苛刻条件……这种做法,说好听了是缺德庸医,说难听点就是敲诈勒索!

叶妩上辈子倒是也听说过这种事,脸色顿时变得不太好看,但还是耐着性子,阴沉着脸色问道,“什么条件?”

叶父神色讪讪,“孙医生说,他对我们叶氏抗癌药的配方很感兴趣……想借我们叶氏抗癌药秘方一观。”

果然呢……

从刚才在病房里,注意到孙天德瞟过一眼君明翊的事后,她就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所以才故意甩手出了病房,想看看对方到底在玩什么花招,没想到对方这么沉不住气,居然自己刚出病房,他们就抬出了这么个条件,——交出叶氏抗癌药配方。

不得不说,对方出的走的一步好棋,直接把叶妩逼上了绝路!

一边是争执已久的叶氏抗癌药配方,代表着抗癌药在国际市场上的极大配额,而另外一边,则是叶妩的妈妈纳兰如卿,对方是直接掐中了叶妩重情的死穴,生养之恩大如天,叶妩要是执意不肯交出抗癌药配方,恐怕当天就会传出消息说叶妩连生养之恩都不管不顾,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妈妈去死,也不肯交出配方……以后谁还敢跟这种人合作?

叶妩恨得牙根痒痒,她几乎可以确定,那个所谓的国家二级医师孙天德,肯定是徒有其表的医道败类,说什么能治好妈妈,那肯定是胡扯!

可是她知道孙天德是个败类,根本治不好妈妈的病,别人不知道啊?

只要君家稍加运作,便能将这是闹大,到时候全天下都会知道她叶妩是个忘恩负义、背弃亲情的无情之人……

君明翊,我叶妩果然小觑你了,你这一步,走得漂亮!

叶妩的脸色阴晴不定着,定在那里犹豫半天,终于对着踟蹰的叶父道,“爸,我们先上楼去看看怎么回事吧。”

叶父叹了口气,好生劝道,“阿妩,爸爸知道这份配方现在很重要,事关叶氏集团的将来,可是配方就算再重要,也抵不过你妈妈的那一条命啊!”

“爸,他能不能治好我妈,这事下定论还为时尚早。”叶妩阴晴不定的道。

叶父脸上现出几分恳求之色,“阿妩,就算是爸求你了……希望虽然渺茫,可是这到底还是一个希望啊,我们至少努力了比什么都不做要强,对不对?配方这种东西,没了还可以再弄,叶氏集团又不是离了这份配方不行,可你妈妈养育了你这么多年,你可不能这么绝情啊!”

叶妩揉了揉眉心,“爸,我们先上楼看看再说。”

“等等,小姑年,我跟你一起上楼去看看。”张老在身后道,“兴许,老头子我能帮上什么忙。”

叶妩苦笑了一下,“那就谢过您了,张老。”

张老只是捋须叹息了一下,眼底闪过一抹对医道败类的深恶痛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