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力到底是什么?值得拿命冒险?”张潇晗问道。

她不清楚下仙域所说的魂力与魂修修习的魂力是否相同,她也一直只是影影绰绰感觉到《修魂》功法修炼出不同的能力,这种能力她一直没有像紫气、灵力那般分得清晰,但如果游魂的魂力与魂修修习的魂力是相同的东西,那还是值得冒险的。

“据说在上古时期有一种修士,专门修习魂力,被叫做魂修。”夜留香再犹豫了会,忽然道。

张潇晗心里吃了一惊,表面却不动声色,还是望着夜留香,等待着。

夜留香也望着张潇晗,缓缓地接着道:“魂修极难修炼,就是因为要有魂力,还要有相应的功法,但只要修炼,哪怕是初期,也会带给修士意想不到的好处,比如说,可以在不知不觉中影响周围修士对自己的态度,会让人在不知不觉中信服,如果运用得好了,便可以轻易收服修士在身边。”

哪怕再没有心计的修士,从夜留香的眼神、语言中也能判定他说这番话的含义,张潇晗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夜留香,眼角余光见到众人狐疑的视线在夜留香和张潇晗之间徘徊。

张潇晗还没有那么健忘,她还记得她对夜留香说的她自己的“天赋异禀”,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夜留香用这样的方式说出来。

“那,有没有另外一个比如,成为魂修后就能修炼出五行灵力,做到五行合一?”张潇晗也一字一字的,缓缓道。

“天下灵药何其多,机缘也何其多,魂修修炼魂力与修炼灵力并不冲突,据说,魂修的神识修为全要高过灵力修为。”夜留香嘴角露出丝嘲讽的微笑:

“没有修士不想成为魂修,掌握掌控他人的力量,也没有修士希望他人成为魂修,自己成为被掌控的人,黑狱城的修士自来独来独往,不会听命于任何人的,可张道友竟然有本事让我对你心生好感,如果张道友开口,我甚至都有可能为你摘下面具。”

柳毅几人慢慢向后退去,小蝌蚪app网站入口护体灵盾已经布上,法器也飘在了身前,于文海瞧着张潇晗和夜留香不知所措,本能的,他觉得该站在张潇晗这边,可夜留香的话让他生出恐惧来,张潇晗真的是魂修?

“张道友……”于文海的嗓子有些嘶哑。

梦幻清纯邻家女孩唯美写真

张潇晗摆摆手,拦住于文海,神色清冷道:“夜道友,你我相识,是我主动的吗?”

夜留香哼了声道:“不是。”

“相识之后,我提出的建议,可有伤害过在场的任何一人?”

摆摆头,夜留香还是否定道:“没有。”

“我是依靠我的个人魅力将你们留在我身边的?”

夜留香迟疑了下才道:“不是。”

“不说下仙域,就说你黑狱城,也有神识修为高过灵力修为的吧。”张潇晗再问道。

“是。”

一连串的提问一连串的回答,谁都明白彼此的意思,于文海的面色稍稍缓和些,他怎么能以为张潇晗是魂修呢。

“进来之前,有人和我说过,不要轻易脱下铜甲,因为没有身穿战甲的修士会成为所有下仙域修士的公敌,可是我想要试一试,试一试我是否是夜道友口里的魂修。”

张潇晗的手放在战甲上,心念微动,战甲上划过黄色流光,在众目睽睽下,张潇晗脱下了身上代表人域修士的战甲。

战甲之内,丞千雪送给她的白色软甲勾勒出她曼妙的身形,张潇晗手一翻,就将铜甲收入到储物手镯内,一件灰色长袍也披在了战甲之外。

“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是想要问夜道友一个问题,如果我真的是魂修,你将如何自处?”一身灰色长袍的张潇晗好像脱去了消杀之气,可是眉眼间却好像更咄咄逼人了,她脱下战甲哪里是为了证明她魂修的身份,分明是在告诉夜留香,她正在以一个单纯的飞升修士的身份,向他发起挑战。

“如果张道友真的是魂修……”面具下的夜留香迟疑了,如果着真的是魂修,他要怎么做?

“如果张道友真的是魂修……”夜留香再重复了一遍,“如果夜道友能如你所说的那样将域外战场弄了个天翻地覆,我……”他咬咬牙,“定当追随!”

张潇晗轻轻一笑,转头看着于文海:“于道友你呢?”

于文海毫不迟疑:“不论张道友是不是魂修,我于文海都当追随。”

张潇晗慢慢点点头,然后望着柳毅,柳毅苦笑下:“若说我们哥几个无意参与几位道友的事情,也从来没有见过几位,张道友和夜道友能放我们离开吗?”

张潇晗缓缓摇头道:“柳道友现在才说这话,不觉晚了吗?如今,不是我是不是魂修的问题了,而是我要么是魂修,要么就只能是死人。”

柳毅轻叹了一声:“我就知道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贪图战功,最后将自己也搭上,这事情我不能自己做主,哥几个要商议下。”

“也不用商量了。”张潇晗轻笑了下,“夜道友,你摘下面具,那么这里,就没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开了。”

张潇晗话音才落,夜留香的面具已经在脸上消失,一张冷峻的面容出现在众人面前,夜留香冷冷地望着所有人,最后视线停留在张潇晗面前。

于文海咽了一下唾沫,他知道他们五人算是彻底地绑在张潇晗这条船上了,柳毅几人互相看看,也在心里掂量了一下,却也是没有退路了。

“张道友如果是魂修,我们自当追随,但如果不是,我们也可以与张道友同仇敌忾。”柳毅的意思很是明显,张潇晗如果不是魂修,那就帮着张潇晗杀了夜留香,至于之后的事情,就再说了。

张潇晗点点头,再望着夜留香道:“你我都没有退路了,我很是好奇,是什么将你逼到这等地步呢?逼得你不得不叛逃黑狱城,寻找一个几乎不存在也不可能的靠山。”

面具重新覆盖在夜留香的脸上,“等到张道友真能证明自己是魂修之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