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萧晗觉得自己找对了方向,她的心砰砰地跳起来,为了这次尝试而有些激动,若是成功了,她会不会是现今这片大陆上第一个拥有宝器的修士?

她还盘坐在黑曜石蒲团上,心念微动,全身的灵力就化为了水系,同时,试探着将这道灵力送出去。

纯净的水系灵力一接触到花瓶,张萧晗就感觉到一股极大的吸引力从花瓶里传来,花瓶仿佛有了生命一样,迫不及待地从张萧晗的手里吸取着灵力。

啊,真的是水系灵力。

喜悦油然而生,张萧晗心念一动,放开了控制,不住地将灵力催送过去。

张萧晗并不担心灵力足不足的问题,她可是坐在了灵脉出口上,还有黑曜石蒲团帮助自己控制灵力的输出,她所要负责的就是将吸收的灵气转化成纯净的水系灵力而已。

事实上,祭炼宝器所需要的灵力实在是太多了,张萧晗区区一个筑基初期的修士,即便是五系灵力筑基,体内的灵力也不足以祭炼一个宝器。

但是偏偏她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先前不知道祭炼的方式,现在想到了,身下又有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灵脉,所以在他人看来凶险万分的祭炼,在张萧晗这里轻而易举。

但这次祭炼也足足用了张萧晗一日的时间。

待到张萧晗感觉到花瓶不再吸收自己的灵力了,张萧晗才停下来。

花瓶好像有了灵性。有了生命一样,给张萧晗一个活过来的感觉,张萧晗仔细地端详着花瓶,脸上不自觉露出微笑来。

神识就覆盖上去。

运动型美女牛仔热裤小白鞋漫步街头写真图片

很快,脑海里传回了一段信息,张萧晗捧着花瓶,满脸呆滞。

真想不到,打死也想不到,自己一直苦苦寻找的储水水瓶,就一直在自己的手里。只不过没有祭炼而显现出一个普通花瓶的样子。

不。也不是普通的花瓶,还是有灵性的,这个花瓶经历了万年的时光,一直没有得到灵力的温养。才逐渐而成一个普通的花瓶的样子。

吸收了灵力。花瓶恢复了活力。也恢复了它一部分的功能,保持花瓶内鲜花的活力——只要种在这个花瓶里的植物,都不会死掉。

这。早该想到的啊,储物袋子里只能放入没有生命的东西,植物也不例外,可是聚灵草摘在花瓶里,却重新生长起来,自己就该想到的了。

不对,聚灵草自己种在玄黄大陆那棵大树下了,还有小宝也拿走一部分种在了仙农洞府里,难道它们都没有存活?

张萧晗呆了一下,急忙从储物戒指里掏出几株聚灵草来,这些聚灵草一直就放在储物袋里,还没有摘种在过这个花瓶里,又拿出一个普通的玉瓶,里面装的是灵泉水,接着将聚灵草种在这里。

没有反应,聚灵草种在灵泉水里,原本什么样子的现在还是什么样子,张萧晗等了好一会,有一刻钟吧,聚灵草都没有发生变化。

将玉瓶里的水倒在花瓶里,又把聚灵草换在了花瓶里插上,聚灵草真的就活过来一样。

啊,这个功能……

那,岂不是说以后自己若是得到了任何一种死掉的植物都可以在这个花瓶里焕发青春?

张萧晗并不知道她把万年灵药存储在储物袋里的行为多么败家,这些灵药采集后,若是要保存灵药的活性,都要存储在专门的玉盒里,并不能放在储物袋里。

张萧晗哪里想到这些。

相对于可以让灵植保持活力这一点,张萧晗更喜欢的是储水的功能,这一下,她觉得满足了。

把玩了一会花瓶,这一会自然不会将聚灵草再种在花瓶里了,她也不需要灵气,干脆就将所有取自地下山洞的灵泉水都倒腾到花瓶里,望过去,连一个花瓶的底都不到。

唉,这上古仙人真是奢侈,这么好的宝器,竟然都留下来没有带走,可见那个时候仙人们的修为该有多高,法力有多深,宝物又是怎么样的层出不穷,哪里像现在。

张萧晗更加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剩下三个宝器的作用了。

好办,不就是将五系灵气挨个的试验吗?总有一个灵气是合适的。

张萧晗接下来捧在手里的是梳妆盒。

这是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盒子,表面上的花纹都看得不甚清晰,同样不带有一丝灵力的波动。

有了花瓶的例子,张萧晗就知道它该和这个花瓶一样,在万年的时间内不知道为什么失去了所有的灵力。

带着期盼的心情,张萧晗试了所有的灵力,当然没有试验火系灵力,这个梳妆盒怎么看都像是木头做的,火系灵力别烧了它——当然能不能烧了她也不知道。

不论换哪种灵力,梳妆盒都没有任何反应,张萧晗沮丧极了。

莫非这个盒子也要像花瓶一样,先吸收了灵力后才能祭炼的?举着盒子研究了一会,不得要领。

看来人还是不能太贪心的,将梳妆盒收起来,张萧晗再拿起来的是白玉木梳。

这个木梳很小巧,若是手巧的话,完全可以挽着头发作为一个装饰品别在头发上的。即便没有灵力的波动,木梳上也显现着别样的光泽,至少是一块好玉,古玉。

金玉,玉也算是金石的一种吧,张萧晗将灵力转化为金系,输送过去。

仿佛石沉大海般,没有任何的效果。

半个时辰后张萧晗结束了这次祭炼,她知道是她的方法不对头,宝器的祭炼不会像法器那样的,一定会有它独特的手法,自己侥幸祭炼了宝瓶,也就该满足了。

是啊,自己已经是有大运气的了,不该再贪心了,连着镜子,这几样东西全收在了储物戒指里,张萧晗拍拍手站起来。

活动了一下身体,慢悠悠地为自己做了一顿灵餐,荤素搭配,还有灵果和灵酒,真所谓酒足饭饱。

下一步,是修炼那本魂修功法,还是祭炼魂幡,还是只专注提升修为呢?

这三样都是要做的,只不过哪一样排在前面,哪一样排在后边而已。

无论如何,修炼了魂修也不能表示出来,甚至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这个世界的人是不允许有魂修出现的,视魂修如魔修,那么,祭炼魂幡也要放在后面,首要的是提升修为。

修为是王道,更别提张萧晗五系灵力筑基后修为提升的不易,按照筑基的过程算起来,她该是要修炼出五倍的灵力了。算计好了,张萧晗也不急于离开,想那个刘洋也不会轻易暴露自己留在这里的事情吧。

就算是暴露了,也进不来的,在自己无意中跌入到这里之后,这个洞府就被阵法封闭了,若是想要离开,还要自己打开阵法。

想通了,张萧晗就盘坐下来,平心静气地开始了修炼。

修炼无岁月。

张萧晗根本不知道她这一次修炼持续了多长时间,她完完全全沉浸在修炼中,觉察不到时间的流逝,只是知道透过黑曜石,灵气源源不绝地涌入,修为在缓缓地增长着。

体内灵力的循环非常有趣,在不刻意控制之下,会在金木水火土五系中交替循环,每经过一个交替,就能感觉到灵力细微的增长。

偶尔,张萧晗也对这样缓慢的增长厌倦了,可是收了功法后,体内灵力增加带来的力量感又让她不忍心停下来。

以宋辰砂的单系灵根的资质,还要十年才能提升一个小层次,自己又有什么不满足的?

想到宋辰砂,张萧晗不可避免地去想外面现在会是什么样子,自己无缘无故地失踪在这里,不,是在那些妖兽积聚在广场里的时候自己就失踪了,除了刘洋,没有人能再见过自己,只是刘洋会说吗?

想到宋辰砂的时候,她嘴角微微露出笑意,宋辰砂,该会着急了吧。

唉,还真不到离开的时候。

不仅仅是修为在缓慢地增长,连着神识也在增长着,直到她终于厌倦了,张萧晗才收了功法。

是的,就如再美丽的景致,看久了也觉察不出它额外的美来,再香醇的美酒,日日喝来,也喝不出它的甘醇,修炼久了,原本修炼时身体的享受也渐渐感觉不出了,该放松了。

试了试自己现在体内的灵力,张萧晗还是很满意的,修为增加了有五分之一。

不知道是多长时间,但是再长也长不过两年的——这个说法是比较宋辰砂修为的增长,在张萧晗看来,在这里有半年的时间就算长了。

半年的时间,修为就提升了五分之一,若是按照这个速度上来,从筑基初期提升到筑基中期不就只需要两年半了?

难怪上古时期,筑基期的修士才是学徒的待遇,就相当于外门弟子,有这样纯净的灵力,修为提升简直是太容易了。

她也没有想想,就算是上古时期,每个普通的修士都会是单灵根吗?都会有一处灵脉帮助他们修炼吗?很多时候,修为的提升都在于机缘。

心念一动,五行柳叶飞刀倏地就出现在面前,上下盘旋了一会,飞刀的速度明显加快了。

ps: 推荐好友‘蓝莲君子’的书《炮灰公主要逆袭》:穿越到宫斗小说,逆天的金手指随身空间,有!过目不忘的超强记忆力,也有!势要改变自己炮灰的身份,逆袭后宫!久草色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