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小妍无辜的眨巴了下眼睛,指着桌上放着的茶汤鲜艳的茶水,道:“若小妍没有猜错,夜魅公子泡的茶乃是焰茶之极品,火柏焰。此茶香味醇厚悠远,入喉却辛辣无比,对于肠胃有一定的刺激效果。夜魅公子如今正在咳嗽,不适合饮用焰茶,还是白水为好。”

   夜魅惊喜的将手中白水一饮而尽,方才的顾虑也因此打消,笑道:“柏小姐对茶道倒是精通。”

   柏小妍松了口气,含笑道:“不敢,只是恰好知晓火柏焰而已。”

   不知道为什么,眼前两人言笑晏晏的样子,倒是让罗子元心头有几分醋意,上前一步,将两个盒子塞给夜魅,朗声道:“年前,我要看到成品。”

   夜魅对罗子元挤眉弄眼的道:“是柏小姐的?”

   罗子元点了点头。

   夜魅的眸光在两个人身上来回逡巡,嬉笑道:“若是旁人需要,排队十天是最少的,从镶嵌开始,最少一个月是要等的。不过既然这是柏小姐的,夜魅少不得为柏小姐破例,年前就年前。只是,季世福的手艺,只怕欠了一些火候。”

   罗子元挑了挑眉,冷笑道:“季世福也配做鲛人泪的头面?”

   “什么,鲛人泪?”夜魅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不可思议的将盒子打开,果真看见是鲛人泪,用一种奇特的眼神看着罗子元,诧异道:“你竟然将鲛人泪送给了柏小姐?”

   罗子元漫不经心的道:“你不提醒我,我倒是忘记了我也有鲛人泪放在你这里。嗯,也好。就送给她吧。单独做一套头面。”

   夜魅愣了愣,眼神复杂的看了柏小妍一眼,道:“你想清楚了,你真的要将那些鲛人泪送给她?”

   罗子元低声回应道:“你都叫她小嫂子了,我又怎么不可以将鲛人泪送给她?”

   幻化精灵——清新淡雅

   夜魅咬牙切齿咆哮道:“你明知道我是玩笑话!”

   “我没有当成玩笑。”罗子元的眸子里涌动着警告的光芒,让夜魅顷刻间闭了嘴。

   柏小妍虽说听不清楚两个人在吵什么,却也知道是为了罗子元要送她鲛人泪的事情。

   鲛人泪珍贵无匹,柏小妍也不好意思收,忙道:“师傅,不用了。我已经有了。人不可以太贪图。”

   罗子元收回定在夜魅身上的目光,转身看着柏小妍坦然的样子,道:“你有,那是你祖母赏给你的。我送你,那是因为我们师徒情分。”

   话都说到这里,若柏小妍坚持不收,只怕也是下不来台的。

   柏小妍深深吸了一口气,对着罗子元鞠躬道:“小妍谢谢师傅。”

   夜魅眨巴了两下眼睛,眉头皱得能夹死苍蝇一样瞠目结舌的道:“师徒之情,师傅?”

   罗子元理所应当的点了点头,道:“是。我决定收小妍为徒。过几天,就正式举行拜师仪式。怎么?有问题吗?”

   也不知道是不是柏小妍的错觉,柏小妍分明感觉到夜魅如释重负的样子。

   还没有来得及准确捕捉他的情绪,就看见夜魅打着哈哈道:“哈哈,没问题,没问题,怎么会有问题呢?师徒好,师徒好。原来你要将鲛人泪作为见面礼送给柏小姐,自然可以,自然可以。我这就去拿。”

   罗子元没好气的瞪了夜魅一眼,道:“不必忙了,反正都在你这里。你到时候记得就是了。这鲛人泪的头面,我要在年节之前拿到。”

   夜魅这个时候心情好得很,嘿嘿笑道:“好啊,好啊。我亲自出马,一定按时按量保证质量和款式的完成头面,到时候亲自送去侯府。”

   罗子元冷哼道:“不劳你费心,我亲自去。”

   “额……”夜魅碰了个软钉子,也不再说什么。

   只是看着柏小妍的眼神还是有几分奇怪,让柏小妍都忍不住检查自己身上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罗子元瞥了夜魅一眼,道:“记住了,年节前。两套鲛人泪头面,一套珍珠头面。都必须是你亲手做的。那几颗珍珠,有点单薄了,你给添一些。材料费,算我的。工钱,算你的。”

   夜魅欲哭无泪的看着罗子元,不敢开口反驳,只能可怜兮兮的看着柏小妍,柔声柔气的道:“小小妍……”

   柏小妍浑身一阵发抖,只觉得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秋葵官网首页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手,往罗子元身后一躲,只露出一颗脑袋,心有陶悸的道:“夜魅公子你还是叫我小妍吧。”

   “那好,你叫我夜魅大哥。”夜魅瞬间滑到柏小妍面前,一双潋滟的桃花眼里似乎盛装了整个春天。

   还不等柏小妍开口,罗子元就冷冰冰的拒绝道:“不好。”

   “为什么,这是我和小妍妹子的事情。”夜魅直起身,和罗子元对视。

   柏小妍狡黠的眨了眨眼睛,略带为难的道:“可是夜魅公子,如果我叫你大哥。你岂不是和我师父差了辈分了?”

   “额……这个……”夜魅倒是没有想到这个问题,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如何言说。

   罗子元见到口齿伶俐的夜魅居然败给了柏小妍,心情大好的拉着柏小妍的手腕,道:“小妍,走。”

   “是,师父。”跟着罗子元走了两步,柏小妍才道:“师父,我们这是去哪里?”

   罗子元看也没有看柏小妍一眼,道:“你以为,你这一身洗的发白的衣裳,能配得上鲛人泪的头面?身为罗子元的弟子,怎么可以穿着如此寒酸?”

   说这话的时候,罗子元正好拉着柏小妍走出八宝斋。

   一直等在门口的包氏母女瞬间围拢了上来,一副要堵人的模样。

   罗子元冷冷的看了她们一眼,寒声道:“过几天就是小妍的拜师典礼,我需要带她去置办衣裳。不需要无关的人陪同。”

   柏筱灵在两个仆妇的陪同下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强撑着一抹笑脸,对着柏小妍道:“三妹啊,这不妥当吧?你看大姐腿断了都陪你出来逛街选衣裳,还冒着严寒在这里等了你这么久……”

   “聒噪!”罗子元轻描淡写的呵斥道:“装瘸就装瘸,别来八宝斋门口丢人现眼。”

   “母亲。”伪装被戳穿,柏筱灵即刻梨花带雨的扑入包氏怀中,哀哀哭泣,一双雅静却贼溜溜的在罗子元身上晃来晃去,不知道在算计着什么。

   柏湘琴可怜巴巴的看着柏小妍,低声道:“三姐,看在母亲在这里等了你这么久的份儿上……”

   柏小妍已经知道柏筱灵伪装的事情,加上也不想带着她们母女三人在身边,省的老是防贼一样的防着她们,忙道:“辛苦二婶了,大姐的腿不方便,这逛街是耗时耗力的事情,我也不好意思劳烦二婶。如今有师傅陪着,二婶不必担心。外面风雪大,天气寒冷,二婶还是先回府吧。”

   菊香站在不远处,脸上有些期待的看着柏小妍。

   她虽说是婢女,却也有七情六欲,对于罗子元这样的美男子,真的没有什么抵抗力。

   柏小妍对着菊香招了招手,道:“你先回去吧,替我向祖母通禀一声。”

   菊香沉默片刻,低声道:“那小姐,这里的事情,奴婢回去要如何言说?”

   凰歌淡淡小妍,表情温和的扫过和菊香有着一般心思的包氏母女三人,道:“什么叫做如何言说?祖母是明白人,心头敞亮着呢。你只需照实说就是了。”

   待得柏小妍交代完毕,一袭火红色的狐狸毛披风就将向她笼罩了下来,正想反抗,耳边就传来罗子元沉稳的声音:“别动,专程为你准备的。”

   柏小妍有几分恍惚的看着罗子元修长灵巧的双手在自己面前打了个蝴蝶结,在包氏母女三人艳羡的目光中登上罗子元的马车,绝尘而去。

   柏筱灵眸光几乎淌血的道:“红狐狸毛披风,那溅人,那溅人……她怎么敢!”

   包氏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她一眼,道:“人家有个好师傅,有本事,你也去拜罗子元公子为师。最不济,里面那个夜魅老板也行啊。你看看你,装个瘸子都会被人戳穿,还好意思在这里发脾气!”

   包氏平时对柏筱灵都是捧在手心里的,这几天受到的刺激实在是太多了,让包氏也忍不住对柏筱灵发火。

   柏湘琴看着柏筱灵那泫然欲泣的模样,忙道:“母亲,这件事,怪不得大姐的。谁也不知道三姐是怎么回事。先是罗子元公子对她另眼相看,如今这夜魅公子也对她如此眷顾。母亲,传说,有一种妖法,可以让男人为女人深切着迷……”

   柏筱灵眼睛一亮,口中却是毫不客气的呵斥道:“胡言乱语,侯府小姐怎么可以如此口无遮拦。”

   柏湘琴眸底泛起一抹水雾,还不曾开口就被柏筱灵挽住了手,警惕道:“四妹,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回去再说。”

   夜魅在里面看见刚才进门的时候还需要两个人搀扶,一瘸一拐的柏筱灵居然自己就这样走了,心头有几分冷笑的同时也为柏小妍的处境担忧。

   有这样一个工于心计的姐妹,她在侯府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看着手中的鲛人泪和珍珠,夜魅已经有了想法。

   侯府那些人都看不起柏小妍,奚落她,算计她。

   可他偏生要保护她,支持她,坚定不移的站在她身边。

   却说柏小妍和罗子元登上马车之后,和罗子元就一直沉默不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柏小妍就有点想把披风解下来还给罗子元。

   可她的手指头才摸到那个蝴蝶结,就听见罗子元冷声道:“我亲手给你系上的,你敢解下来试试看?”

   柏小妍的手僵了僵,有些不自然的道:“不管是鲛人泪还是红狐狸披风,都太贵重了。小妍已经收了鲛人泪,若再收红狐狸披风……”

   “不喜欢就扔了。”罗子元的眼睛微微闭着,一边养神,一边淡淡的道:“以后我给你的东西,若不喜欢,直接扔了。不必考虑退回来。”

   “不是,师傅……”柏小妍着急的想要解释,就看见罗子元的已经进入了入定状态,只能悻悻的闭了嘴,轻轻叹了口气。

   看着罗子元微蹙的眉头,心里下定了决心。

   端王府乃神医世家,敏郡主也是杏林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