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她很讨厌阮亦蓝,但是她想不明白的是,莫南爵为什么突然向着自己?

  “你该不会以为我在帮你?”男人冷哼一声,毫不在意的瞥了她一眼,“少自作多情,我只不过一时兴起玩玩而已。”

  “……”

  童染一口面差点噎住。

  真够恶劣。

  跟这男人说话真的不能超过三句,要不然不是被吓死就是被堵死。

  “那个……”没过多久,童染还是忍不住,便又开口问道:“你和driso大赛的主办方很熟吗?”

  不仅上次轻而易举的退回了她的参赛报名表,而且刚才还答应阮亦蓝当评委,看来关系肯定不一般。

  既然这样……帮她恢复一下参赛资格,这总不是什么难事吧?

  “怎么,有事情求我?”莫南爵眉梢一挑,颇带深意的看向她,“要求我,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我有条件。”

  什么?!

  有条件?!

   恬静优雅女孩浅笑安然照

  童染看着他一幅什么事都了然于胸的表情,顿时明白了!

  亏她还以为他良心发现想要帮她,原来他早就有目的!她就说,这男人怎么会做亏本的生意?

  这和挖好陷阱等她跳有什么区别?!

  童染忿忿的叉着碗里的面,心里挣扎了一番,最终还是放下叉面的手,抬眸看向早已胜券在握的男人:“你有什么条件?”

  driso钢琴大赛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她绝不可能放弃。

  何况她都已经将自己卖给莫南爵了……既然已经脏了,再脏一点也无所谓。

  她唯有朝梦想不断前进,才能够有信念支撑自己,再苦再难也要继续走下去,也许,终于到达目的地的那一天,她还能够有勇气再次站起来。

  凭自己的双手,独立的,坚强的,站起来。

  那个时候,她才有资格去面对自己心爱的人……

  “我的条件很简单,只不过我说了你就必须答应,我从来不和别人谈第二次。”莫南爵饶有兴趣的看着她,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在大理石桌面上轻敲着。

  这是他的原则和一贯作风,就像在生意场上,莫南爵从来不谈第二次的生意,一次成就成,不成,就再无可能。

  凌厉,果断,狠绝。

  是所有人给帝爵总裁——这个帝王一般的男人,在商场上的形容词。

  “好,我一定答应。其实我的要求也很简单,就是你要恢复我在driso大赛的参赛资格。”童染想,既然已经开出要求,她索性就多说几个,指不定莫南爵有什么难于登天的条件,她咬了咬唇,不急不缓的说道:“还有,负责以后我练琴的环境。如果可以的话,帮我找一个专业的钢琴老师辅导。”

  林千岩虽然是她的导师,关系也一直很好,但是她不想一直麻烦他,何况,如果她继续跟着林千岩上课,一定会暴露自己和莫南爵的关系。

  童染自然也很清楚,她说出的这些要求,对于莫南爵来说,只是点点头说句话的功夫罢了。

  可能连动手指都不需要。

  “好,这都是小事。”男人随意点下头,一点都没把童染说的要求当成问题。豆奶成版人抖音短视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