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从刚才开始没闹腾过,一直乖乖地站在一边儿搓衣角,想是也懂惹了自家师叔不开心了。

逆天笑眯眯地走过去,抱过那孩子摸了摸,“蛋呢?”

小孩眨巴眨巴眼睛,一转手把那颗血纹蛋蛋给摸了出来,居然还讨好地冲逆天笑了笑,笑容还真可爱。

“喜欢?”逆天笑得和顺。

不过小孩却是敏感的,她实实在在感受到自家师叔这笑容背后似乎有点可怕,唔?这是想要爆发的迹象咩。

她眨眨眼,便将手里的血纹蛋往逆天怀里一推,伸出两根小手抱住了逆天的颈,吧唧一口亲了去。

逆天:……

这都献吻讨好来着了,这孩子其实还挺精的,谁说小朋友什么都不懂呢?其实心里门儿清!逆天都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

“我跟你说,下回再让我瞧见你这不要命地去打劫!”逆天顿了顿,轻轻捶了下手里的蛋,“打劫回来我都给你弄烂了。”

小孩急忙把那颗血纹蛋抱了回来,摩挲了一下。古怪的是那蛋居然还挺聪慧的,居然一个劲地往小孩怀里拱了拱,似乎生怕女魔头把自己给敲碎了。

看来这还真是颗挺特别的蛋,难怪小孩看到这颗蛋,能奋不顾身从世界里跳出来。

不过想到此……

安静少女居家情绪写真图片

逆天忍不住想要发笑,抱着小孩转身,抬手捏捏她的脸颊,“你倒是说说,你是怎么出来的?”

当时这么厚重的空间重力,禁锢的连她都无法自由进出世界,可这古怪的孩子却突然间钻了出来,突兀的让人大吃一惊。

小孩连忙收起手里的蛋,手画脚指天指地一通。

逆天一行人皆是一头黑线。这手语,还真不是那么好懂!

“你是个有大神通的孩子。”逆天喜爱地摸了摸小孩的脑袋瓜子,“所以做任何事情之前,得先考虑考虑自身是否安全。要知道若是命没了,打劫到的东西再多,也无福享受的。”

小孩歪在她肩膀听着,大眼扑闪闪的,想了想似乎觉得师叔说的极有道理,便煞有介事地连连点头。

“所以呢,你这么小,要打劫什么东西跟师叔说嘛。”逆天继续朝着带歪小朋友的道路狂奔,“你猴急地跑去打劫,要是伤了哪儿,回头你师父铁定找我算账。你看你让师叔,师叔现在的本事还是要你大点的。那还不是手到擒来?也一颗不知名的蛋,至于急成这个样么?我跟你说,你师叔我当时掉进重重宝库,入眼满地都是宝贝的时候,都没你这么着急。你这定性的确是差了点,回头得好好练练知道么?咱要做到那啥,宝贝置于前,而不动声色,这样对以后的大业是有好处的!”

小朋友再次觉得深有道理地点点头,那模样儿真是可爱,两颗黑葡萄籽儿一样的眼珠子,定定地望着逆天,十分仔细地听着师叔的话,估摸着是一字一句都落进心里了!

大业!这还真是师门祖传的抢劫大业嘛?

君临:……

秦绝:……

从修炼状态出来的幽离,忍不住面色古怪地抽了抽嘴角,“咳,天儿,咱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

你说你又不会带娃,一个劲地把娃往歪里带算怎么回事儿,要是娃她爹妈在这儿,一准儿要打死你这误人子弟的……

“哦对。”逆天赶忙挥了挥手,“我先用空间力带咱们转移一下,等离开这里,到了东海再说。”

她现在忍不住庆幸,自从被世界坑过几把后,她后期有不少生活用品、必需品、药品甚至武器什么的,都分了些扔在手环空间里了。

所以小船还是有的,到了东海也不至于特么只能靠人力淌水有用过海……

若是真如此,那实在是太悲催了点了吧!

几人的身影瞬间消失在这片废墟。

*****

幽闭的暗室内。

几名仆从垂着脸,手捧着一盆盆的血水匆匆从室内走出。

昏暗的过道,其一名仆从被一名年男子挡住了去路。

“老祖宗怎么样了?怎么好端端地突然间吐了那么多血呢?你倒是说话你!”

没人搭理他,男子不由心里发急,撇开那仆从急匆匆往暗室走去。

只是刚到门口被一把剑给不合时宜地挡了下来。

“三天之内,义父不见任何人。”清冷的声音传入年男子耳膜,令他脸部肌肉微微抖颤了一下。

“扶月。你给我让开!”

一身紧身蓝衣,包裹着姣美曲线的身躯毫无疑问是十分引人入胜的,只是女子那张年轻的脸,却寒气甚重,一头及颈长发飞舞张扬。

外表看似二十出出头的样子,却是养出了一身的杀气。

普通人见了她,莫说是要顶嘴,哪怕是看一眼,都能被她那双杀气纵横的双眼给冻住。

其实扶月的真实年龄已经超过两百岁,她是老祖宗近期收留的义女,如今倒算是家族第一人了。

其地位甚至还越过了他这位轩辕家家主!简直是让人难以忍受的嚣张。

年男子的眼里掠过一片阴郁。

“父亲。”轩辕帆匆匆而来,拽住了即将要发怒的老父,“老祖宗恐怕是真得不太方便见我们,我们不如明日再来向他老人家请安吧。”

“三天!”

“唰!”女子一脸冷硬地将佩剑收了回去,出手做了个请势,然而面的表情却未必有多尊重对方。

年男子脸皮子微微抖了一下,吹胡子瞪眼地望着扶月。

后者根本不给他多一个眼神,让他一肚子火简直无处可出。

“走。”年男子忿忿转身,领着轩辕帆往廊外走去。

轩辕帆跟在老父身后,神色恭敬地劝慰道,“父亲也不必太过激进了,如今那个扶月在老祖宗那头十分得宠,很是受到重要,我们若是跟她起了正面冲突,难免会让老祖宗觉得偌大的轩辕家,连一个女子都容不下。”

轩辕保脸皮抖了抖,禁不住想发怒,憋了憋连忙把脾气收敛起来,问道,“你九弟那边怎么样了。”黄色视频食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