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过一些皮毛。”还都是当初在火鹤国,严曦教她的。

严曦说的果然不错。

炼阵之道,对于日后的漫长修炼之路,受益无穷。不知道哪里就用上了。

“三皇子殿下,九阳草到了。”

白慕吟捧着一只红色的匣子,快马加鞭赶了回来,“快给勾玉公主服下吧。”

天知道,他是废了多大的力气,才拿到这株九阳草。

顾老三那个家伙,竟然把九阳草预定给了严家人?这简直是反了!

顾老三说,是因为顾二爷和顾岩的死,他们顾家不愿意臣服于白家了,还不如跟严家合作。

当时白慕吟就出手了,斩杀了顾老三,以儆效尤。

顾家的其他人,果然不敢心生邪念了。继续臣服在白家之下。

“辛苦了,白国公。”巫行云接过,一转手就递给了叶珞。

叶珞处理了九阳草。

阳光洒在美女肩头及时温暖

其实,把九阳草炼制成丹药,服用的效果,比直接吃下要好。

但是,九阳草是高等级的灵草,她炼丹的技术,远不如御。此刻,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勾玉公主服下了九阳草之后,才不过一刻钟,苍白的脸色,终于有了几分血色。眼眶下的青黑,也浅了很多。

体内的阴寒之气,明显被压制下去了。

叶珞给巫勾玉诊脉,发现脉搏已经不那么虚浮了,更不会出现时断时续的危相。

“哥……”

巫勾玉醒了,睁开眼睛的第一句话,就是呼唤巫行云。

“勾玉!”

巫行云欣喜不已,赶忙上前,在卧阳石雕琢的病榻边上坐下,握住了妹妹明显已经不那么冰凉的手,问道,“你觉得怎么样?”

巫勾玉微微一笑,黛眉弯弯,道:“好多了。觉得四肢暖暖的,很舒服。”

“是珞珞治好的你。”巫行云抚了抚自家妹妹的小脑袋。

“谢谢你,珞姐姐。”巫勾玉的一双瞳子,就像纯净的小鹿,不染尘埃,“以后,珞姐姐就来当我的专属医师,好不好?”

她病了那么多年。

父皇找来无数的御医给她医治,药剂也喝了数不清的,可从没见好。

倒是叶珞,随便一治,就让她感觉身体前所未有的舒坦。

谁是庸医、谁是神医,已经很清楚了!

“那也要看珞珞愿意不愿意?”巫行云微笑着,转眸看向叶珞。

被这两兄妹充满期待的眼神凝视着,叶珞心下一抖,这真是,连拒绝的话,都很难说出口啊。

“额(⊙o⊙)…”

叶珞顿了下,道,“我并不是什么神医。我之所以能碰巧治好公主你,是因为我的一位……”

“你是。”巫勾玉声音笃定,小手捉住了叶珞的袖子,道,“珞姐姐,你是不愿意给我长期调理身体吗?”

她被预言,活不过二十岁。

一次的治疗,肯定是不够的。

想要与天争命,从阎王爷手里抠出寿命来,肯定是一个长期的疗程。

“我愿意啊。不过我的未婚夫,他才是个真正的神医。”叶珞认真道,“如果让他来给公主你调理身体,你一定会恢复的更快。给你治疗的方法,也是他教我的。”豆奶黄色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