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对面的三个人全都皱着眉头不说话.原本还在兴奋不已的马修终于一点点地冷静了下來.

他顿时有些慌张.惊惶不定地看向战行川.马修结结巴巴地说道:“战、战先生.你不会还以为.那件事是我、我做的吧.”

关于那一晚.发生的每一个细节.他都已经照实说过了.原本不想说的那些.比如偷听电话、看污神器安卓下载躲在床下等等.也都一个字不漏地告诉给了战行川.

如果他要是再不肯相信自己.那他就真的束手无策.百口莫辩了.

所以.此刻的马修.比原來还要紧张害怕.生怕战行川依旧把“强

奸犯”这顶大帽子扣在自己的头上.

“你只是无耻.应该还沒到强

暴的份上.”

沉思了片刻.孔妙妙最先一个发表了自己的看法.然后她看向战行川.恳切道:“哥.我真的觉得.可能不是他.如果按照你说的.那晚舅舅和舅妈都在.他绝对不敢这么放肆的.难道他一个靠女人吃饭的小白脸.还敢在舅舅的眼皮底下做这种事吗.”

马修见孔妙妙似乎在帮着自己说话.也拼命点头.

战行川看看她.沒说什么.可也沒反驳.

他心里想着的全都是和虞幼薇打电话的人究竟是谁.他们那一晚究竟有沒有见面这件事.至于马修有沒有撒谎.战行川现在反而顾及不上了.

“如果你刚才真的说的都是实话.那么问題就不是你.而在于那个和虞小姐见面的人.你们也说过.虞小姐的妈妈那个时候已经病重住院.医疗费高昂.母女两个这么多年寄人篱下.肯定沒有什么积蓄.所以虞小姐恐怕是在想办法筹钱.我们不妨想一想.出了这种事.她能向谁求助呢.亲戚.朋友.还是……高利贷.”

刁冉冉坐在沙发上.托腮思考着.

室内白色基调早安少女纯净如水清新写真

她的话.让孔妙妙眼前一亮.但是很快又黯淡下去.

“亲戚……沒有了啊.她那个死鬼老爸早就死了好几年.她们母女两个就是因为走投无路所以才來战家的.朋友……我们那个时候还在读高中.有什么朋友能借到钱啊.至于高利贷.更不可能.我和她那个时候偶尔也会聊天.她胆子很小的.绝对不可能和那种人有关系.”

孔妙妙逐条逐条地分析着.又将刁冉冉的猜测一个个否定掉.

而坐在一旁的战行川却一直都沒有说话.只是眉头深锁.他的脑子很乱.马修给出來的新信息不仅沒有解答之前的疑惑.反而牵扯出其他的问題.

“我只是担心.她说的那一句.只要能救我妈.我什么都能给你.她不是一个不自爱的女孩儿.可是如果真的被人利用.以为这么做……”

他说不下去.用手捂住鼻子.抽了两声.似乎不敢再想下去了.

沉默地看了一眼战行川.刁冉冉觉得此刻.四个人当中.最为尴尬的就是自己了.她既不是虞幼薇的青梅竹马.也不是她的少时闺蜜.只是个无关人等.不.不对.还不是真正的无关.她是虞幼薇初恋的现任妻子……

这关系.实在太乱了.

对她曾经受过的伤害.刁冉冉固然很是同情.可是.再多的情绪.她也给予不了了.

所以.她在这里已经耗费了几个小时.刁冉冉觉得自己有些坐不住.主要是.她觉得自己沒有什么立场.过多地去干涉这件事.

“那个.我公司里有急事.我要先过去看一下.”

刁冉冉拿起东西.一边说一边站起來.

听她说要走.孔妙妙才有些后知后觉地反应过來:自己一听见马修的名字就情绪失控.不管不顾地把刁冉冉从会所一路拖到了这里來.却根本沒有考虑到她的立场.以及她对这件事的看法.

这么一想.自己真是太差劲了.孔妙妙甚至后悔了起來.

如果当时能够冷静一下.找个借口和刁冉冉分开.自己单独來这里.也好过让她目睹这一切.听到这一切.毕竟.这些事原本和她是沒有关系的.却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把她也卷了起來.

“冉冉.我……对不起.”

她犹豫着.虽然有些尴尬.但还是向刁冉冉亲口道歉.

刁冉冉原本已经要走了.听孔妙妙这么一说.她只好停下脚步.转而去安慰对方.以免她多心.她知道.孔妙妙不是一个工于心计的女人.抛开工作不谈.在生活中.她偶尔也会偏于情绪化.就好比今天.就是这样.

不过.也多亏了她.自己才能亲眼见识到整件事的经过.

“你们先忙吧.我回公司.忙完再回家.”

这一句.刁冉冉是说给战行川听的.

沒想到他也立即站了起來.平静地说道:“我也走.我送你回公司.我在外面只看见妙妙的车.这个时间打不到出租车的.”

见战行川也要走.马修跑过來.一把抱住他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起來.

“对啊.他怎么办.哥.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也不是演电影.什么DNA什么证据早都沒了.那件事究竟是谁做的.你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你都已经和冉冉结婚了.就别再和她走得太近.会影响你们的婚姻……”

不等孔妙妙说完.战行川已经一脚踹开了马修.露出了厌恶的表情.

“滚.记着.你最好不要离开中海.说不定我还有什么事情要找你问清楚.你要是敢偷偷跑.别怪我对你下狠手.”

他冷冷说了一句.马修愣了一秒钟.反应过來.立即连连点头.

“你不要报警.不然的话.我能找到大把人证明你从事非法性

交易.到时候你也别想洗得清.到底谁进监狱还不一定.你别忘了.就你这种人.要是进了监狱.会是什么下场.”

孔妙妙也冷静下來.厉声威胁了两句.

马修忙不迭地点头说好.然后一秒钟也不敢耽搁.他立即如丧家之犬一样.跌跌撞撞地跑出了战家大宅.

见他已经离开.孔妙妙一脸担忧.

“哥.他不会报警吧.”

她真怕这个马修前脚刚离开.后脚就进了公安局报案.

“他.呵.他不敢.他要是有那个本事.早就不至于一把年纪了还在卖.以前卖给女人.现在为了钱居然还男女通吃.真是恶心.”

战行川满眼鄙夷地说道.显然并不担心马修敢去报警.他估计.马修离开这里之后.会先躲几天.看看风头.再决定是重操旧业.还是找个长期饭票.

“那你先送冉冉回公司吧.我也回去了.”

孔妙妙看看他.显然.她清楚.战行川不会这么轻易放过马修.更不会停止继续追查这件事.凭她对他的了解.只要是和虞幼薇有关的事情.他都不会随随便便地放下.本以为结婚了之后.起码表面上他会有所收敛.沒想到……

战行川随手拿起刁冉冉放在沙发上的外套.帮她披上.三个人一起往门外走.

“走吧.不是说公司有急事吗.这个时候路上堵.还不知道要多久能到你公司.”

他一边说着.一边看了看手表.

刁冉冉不开口.她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其实回公司只不过是个借口罢了.她只是想马上离开这里.让自己尽快远离这件事而已.

孔妙妙开着自己的那辆小跑很快走了.刁冉冉也坐上了战行川的车子.

结婚以后.她一直沒有刻意询问过战行川.他到底有沒有和虞幼薇再联系过.因为她很清楚.有些话问了就等于是一种怀疑.她不想让他觉得.自己其实一直都还在怀疑他.

然而.有的时候.自由的尺度一旦把握不好.就是一种无声的放纵.

刁冉冉觉得.自己是不会太过放纵战行川了.

身边的男人一直在沉默地开着车.连一句解释都不给.好像最理直气壮的那个人应该是他.一切都只是她太敏感了而已.

“算了.明天再去处理好了.你在前面路口放我下车就好.我回家.”

刁冉冉实在受不了车内的压抑空气.她伸手指了指前面的信号灯.平静地说道.

战行川像是沒听见一样.沒有任何减速的迹象.依旧向前开.

路上不算特别的堵塞.但车也不算少.都在正常行驶.

“你听见我说话沒有.我要下车.我要回家.你放我下车.”

刁冉冉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來一股火.声音也一下子提高了.伸手去推车门.中央锁落下了.她当然推不开.而且战行川也沒有丝毫的减速.

“好.那一起回家.”

他目视前方.声音平静.

刁冉冉看看他.冷笑一声.似乎难以置信似的开口道:“一起回家.不是吧.我觉得你现在根本不想回家.你最想做的应该是去见一个人吧.把你心里怀疑的全都问个清楚.”

真是笑话.他现在最想见的人应该是虞幼薇.问她那一晚到底是和谁打电话.有沒有和那个人在深夜秘密见面.

“不要胡乱猜测我.下班回家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难道你想要跟我在路上吵架吗.”

因为刁冉冉的话.所以战行川不禁有些心浮气躁起來.语气里也跟着带有了几分挑衅的味道.